快捷搜索:  美女    名称  交警  美食

【壮阔东方潮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·印记】从“暂住证”到“居住证”

  陈列在深圳劳工博物馆里的宝安县暂住证。 记者 吴凡 摄

  深圳一家模具公司工程师的居住证。资料照片

  每逢放假回家,刘礼国喜欢到深圳南山区的月亮湾公园散步。行走在荔枝林中,刘礼国思绪回到26年前,如今公园附近一栋栋花园式小区昔日只是铁皮瓦房……

  54岁的刘礼国是中建二局二公司西北分公司党委书记,30多年来,他一直是“哪里有需要就到哪里去”。与20多年前不一样的是,现今无论走到哪儿,深圳都有个家在等着他。

  1992年,刘礼国从公司总部河南调到深圳经理部任团总支书记,与工人一起住在铁皮瓦搭建的工棚里。

  改革开放后,成千上万外来务工人员涌入深圳。作为城市建设者,他们带来人口红利的同时,也给城市管理带来了巨大压力。1984年,深圳开始实行暂住证制度。

  “到深圳7天内要申报暂住户口登记,两个月内要申办暂住证。”刘礼国告诉《工人日报》记者,初期办理的暂住证是一本封面上写有“深圳市经济特区暂住证”字样的小本子,需要300多元;后来变成了卡片,正面是证件照片,反面是万里长城图案,办理费用降至100元。

  “卡片式暂住证进入人口系统管理,有防假功能,且携带方便,不怕沾水。”刘礼国仍记得,当时深圳办理假暂住证“很有市场”,有不少人靠此谋生。

  1996年1月1日,《深圳经济特区暂住人员户口管理条例》正式实施。刘礼国回忆,那时夜晚常有民警到工棚里检查证件,没有暂住证的就会被遣送至东莞的樟木头。

  “那时候深圳就是一个大工地,我当过工地党组织书记,做过项目经理,也管过工地食堂。”刘礼国感叹道。在深圳20多年,他一直跟着项目跑,参加过近10个工程的建设,换了12张暂住证。

  当年到深圳第一个月,领到300多元工资,刘礼国可高兴了,“之前在河南洛阳邙山上班月工资才108元,来了深圳涨了很多。”

  2001年,刘礼国将妻子和儿女从河南接到深圳。2003年,他在公司建的中建荔香家园买了一套房子,在深圳有了属于自己的家。随后第二年,他将户口迁至深圳,暂住证换成了身份证,“深圳就是我的家。”

  为了让非深户籍人员在深圳安居乐业,2008年8月1日起,深圳正式实施居住证制度,暂住证制度退出历史舞台。

  “暂住证仅代表能在深圳居住,是暂时居住;而居住证指安定下来了,外来务工人员能享受到更多深圳户籍居民的待遇,增强了对深圳这座城市的归属感。”刘礼国说,从“暂住证”到“居住证”,一字之差体现出深圳城市管理的重大进步。(工人日报—中工网记者 刘友婷 通讯员 闫永兴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